您的位置:澳门太阳娱乐网站 > 关于我们 > 号飞船寻找殖民地

号飞船寻找殖民地
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10:57编辑:关于我们浏览(134)

    如果说库布里克的《2001:太空漫游》试图用影像表达“我们将要到哪里去”这一命题,那斯科特的《异形》系列便是将另一命题“我们从哪里来”放置在惊悚片的范畴内,前者佶屈聱牙,后者却动人心魄。

    图片 1

    老实说,“异形”系列从1979年第一部诞生之后,福克斯公司便对这一题材不断挖掘,然而第一部的导演斯科特并不再执导此后的电影,詹姆斯·卡梅隆、大卫·芬奇、让·皮埃尔·热内都先后执导该片续集,连遭人诟病的《异形大战铁血战士》也有两部,可谓品种繁多。

    图片 2

    但是要严肃地谈论“异形”这个恐怖话题,却只能将三部电影作为对象,1979年的《异形1》、2012年的《普罗米修斯》和正在热映的《异形:契约》,他们的共同点只有一个:导演是雷德利·斯科特,也只要他,才是“异形”真正的灵魂所在。

    图片 3

    如果按照故事线发展来看,《普罗米修斯》的时间点最先,主体故事发生在公元2093年,考古学家伊丽莎白·肖和查尔斯·哈罗威以及生化人大卫等,乘坐“普罗米修斯”号飞船,寻找“人类工程师”的存在,然而船员却感染“异形”病毒,除了考古家肖和生化人大卫之外,其他人全部死去。

    图片 4

    而《异形:契约》则发生在公元2104年,一群地球“殖民者”驾驶“契约”号飞船寻找殖民地,却意外发现大卫和肖停落的星球,遭逢“异形”的攻击;而《异形1》则发生在公元2122年,讲述一艘商用星际飞船在返程中遭遇“异形”感染,并受到攻击。

    图片 5

    毫无疑问,《普罗米修斯》正是斯科特老爷子开启的“异形前传”系列,如果说《异形1》的重点还在于描述幽闭空间的未知恐惧,那自《普罗米修斯》开始,从“异形”生物延展开的一个关于“创世”和“种族”的命题才被严肃探讨。

    图片 6

    “异形”这一形象,诞生于超现实主义画家H.R.吉格尔的画作《死灵Ⅵ》,而吉格尔也因为他的独到灵感,获得了第52届奥斯卡最佳视效奖。雷德利却并没有让这一梦魇般的恐怖形象仅仅停留在视觉上,而是一种来自“创造后的毁灭”情结,《普罗米修斯》做了追根溯源的开端,正在热映的《异形:契约》则用“创世情结”和“弑父心理”来进一步完成对人类的反讽。

    图片 7

    在《普罗米修斯》的开头,工程师喝下黑水掉入水中,从而诞生最初的DNA分子,如同《圣经》中的《创世纪》一样宏大;而《异形:契约》的开头便是生化人之父威兰和大卫之间的初次对话,更像是西斯廷教堂天顶画《创世纪》一样,只不过此时,威兰是“上帝”,而大卫则是“人类”。

    图片 8

    然而即使是在开头部分,就暗藏了“命令”和“弑父”的不安情绪,威兰两次让大卫倒茶,而从大卫不满的反应,以及倒茶之后满是愠色的眼神便能够看出端倪,正如之后同为生化人的沃尔特对大卫所说:“你太有个性了,这让人们很不满”。的确,作为生化人的大卫本应该无意识地听从人类的安排,他唯一的天职就是“服从”,但,同样是被工程师创造出来的人类,也有自主的意识,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。

    图片 9

    所以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便不再是单纯的恐怖和惊悚,也不仅仅是“异形”病毒对人类的感染而导致的凶残画面,最让人反思的片段反而是生化人沃尔特和大卫之间的角力,以及大卫对人类的反扑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在《普罗米修斯》中考古学家伊丽莎白·肖的使命和“弑父”情结,被生化人大卫的自主意识所吸收,所以他才会用肖作为“异形”的宿主,并且,在到达工程师的星球后,把病毒散开,毁灭了工程师的种族。

    图片 10

    在影片中,大卫反复提到自己的一个使命——“创世”,并且不顾人类的死活,将“异形”病毒保存,等待人类宿主的到来,从而促使“异形”生物的进化。在这里隐含着一个命题,那就是:“繁衍和阉割”,工程师作为“异形”系列中目前最高的创世主,他们自然有种族内繁衍的能力,作为“创造物”的人类也能族内交配繁衍,但是作为人类所创造的“生化人”却没有繁衍的能力,也就是说,他们天生就被“阉割”,所以当大卫一旦具有自主意识,更确切地说,具有种族意识之后,他最痛恨的就是人类。

    图片 11

    而“异形”病毒,作为能够在宿主体内自行繁衍的生物,大卫仿佛看到了“弑父”的手段和“精神繁衍”的工具,“异形”对于生化人大卫来说,就是一种精神投射,一种“种族灭绝”的象征。

    图片 12

    而影片中出现的诸多文化元素更是这种“种族主义”的代表,比如大卫的形象就是来源于大卫·里恩的电影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中的劳伦斯,该片就是暗示英国白人对于其殖民地“天然”的领导责任;而在本片首尾出现的瓦格纳的歌剧——《众神进入英灵殿》更是对于纳粹的隐喻,要知道,瓦格纳本人就被当做“纳粹”精神的交响乐大师;而对于《奥斯曼提斯》,这篇出自雪莱的诗歌,“吾乃万王之王是也,盖世功业,敢叫天公折服!”更是大卫“种族野心”和“弑父情结”的宣言。

    图片 13

    或许《异形:契约》删减的7分钟,让人国内观众惋惜看不到电影对于残酷的凝视,然而仅仅凭电影最后的大卫将异形的幼虫放入培育室,斯科特就已经让观众寒彻背脊。

    本文首发“锐影vanguard”公众号

    约稿或转载请豆邮!

    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鲜有废客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   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号飞船寻找殖民地

    关键词: